<acronym id="6a00q"><center id="6a00q"></center></acronym><rt id="6a00q"></rt>
<acronym id="6a00q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6a00q"><small id="6a00q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6a00q"><small id="6a00q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6a00q"><optgroup id="6a00q"></optgroup></rt>
<acronym id="6a00q"><small id="6a00q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6a00q"><optgroup id="6a00q"></optgroup></rt>
<rt id="6a00q"><optgroup id="6a00q"></optgroup></rt>
title

千里之外,誰來關心留守大山的孩子?

2019年9月,星河灣集團延續“社區+公益”的創新模式,啟動“夢想星力量”系列公益實踐活動。9月7-8日,“夢想星力量·星河灣連南留守兒童護航計劃”將攜手社區公益組織“星力量公益社”,一同前往清遠市連南瑤族自治縣開展公益行動。

啟程之前,讓我們先隨著鏡頭走進連南三排鎮南崗村,了解這座千年瑤寨里留守兒童的生活狀態。

立秋已過,但連南三排鎮南崗村依然烈日炎炎,村間小路邊的稻谷身子細長,綠意盎然,微彎的稻穗正走向成熟。

村中大多都是老人和小孩,孩子們都三五成群的玩耍,放養的雞隨意走動。村里不大,幾乎每個孩子都知道小伙伴們的住址,穿街過巷很快就能找到對方的家。

沒有城市的精致繁華,但大山里的村莊有著不一樣的風景,孩子們在這片土地上自由奔跑和玩耍,眼神中充滿等待和期盼。

守護他們的笑臉與安全,成為了我們更想做到的事情。

睡覺前,她要先爬上一條陡峭的樓梯

唐龍欣的奶奶,或許是南崗村最忙碌的家長之一。

唐龍欣家里有三個孩子,她是最大的姐姐,還有兩個弟弟,最小的才一歲半。由于父母都在外打工,她和兩個弟弟全靠60歲的奶奶一人照料,奶奶連砍柴燒水的時間都沒有。

唐龍欣愛學習,但因為沒人可以輔導功課,成績一般

為了節省奶奶的時間,唐龍欣父母為家里置辦了不少電器,多功能電飯煲、洗衣機……基本的家電一應俱全,但和村里大部分家庭一樣,唐龍欣的家也存在不少安全隱患問題——裸露在外隨意亂接的電線、昏暗的燈泡、陡峭的樓梯……無一不讓人憂心。

奶奶把沒有前蓋的破舊風扇放置在客廳

唐龍欣的臥室在二樓,需要經過一條昏暗陡峭且沒有扶手的樓梯

砍柴生火做飯,他們是家務小能手

唐勇輝5歲的時候,父母為了賺錢,去幫別人收割稻谷,因為長期暴露在高溫酷暑環境下,因熱致死,留下年幼的他和76歲的奶奶相依為命。

唐勇輝與奶奶相依為命

家里沒有經濟來源,除叔叔日常接濟外,多靠奶奶一人支撐。奶奶不僅在家門前開辟了一塊小菜地種菜,還會上山砍柴、種花生種玉米。懂事的勇輝也會在家幫忙燒火做飯,分擔奶奶的工作。

家里條件不好,用的電器也非常破舊

用磚石、鐵架搭起的簡易爐灶、從大山上砍回來的木柴、破舊的電飯煲……這幾乎是南崗村每戶人家生活的全貌,也充斥著極大安全隱患。

唐勇輝家的廚房和浴室

和唐勇輝一樣熟練使用自家廚房的,還有在讀一年級的唐仁。

父親早逝,母親長期在外打工,家里三個小孩都靠70多歲的爺爺奶奶照料。在這樣的環境下,作為家里老幺的唐仁也變得格外懂事。他熱愛運動,喜歡跑步、打球,而每次運動回來,他都會主動自己去燒柴生火,煲水洗澡。

“如果我回家,這個家就活不下去了”

唐繼英2歲時,爸爸便因肝硬化離世。為了養家糊口,唐繼英媽媽鄧麗萍只好去佛山打工, 留下三個兒女與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。

唐繼英是家里的老二,鄧麗萍說她從小就很聽話,“平時基本上都不出去玩的,在家里乖乖寫作業、看電視”。只有每次跟鄧麗萍打電話時,才會忍不住問媽媽:“你什么時候才回家”?

鄧麗萍在佛山的鋁材廠工作,每月收入約四千元,但工作繁忙的她,一年可能只能回家兩三次,每次最多回來三天,住一個晚上就走。她非常清楚父母陪伴的重要性,“我大兒子現在在鎮上住校讀四年級,沒有父母在身邊管教,變得非常調皮,學習也比以前退步了很多”,但“如果我回家,這個家就活不下去了”,無力改變現狀的她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,希望“他們好好學習,做一個有出息的人”。

最近,鄧麗萍又有了新的擔憂。唐繼英馬上就要上一年級了,從村里去鎮上的學校,路途遙遠,需乘坐校巴,“一想到山路那么崎嶇,她還那么小,可能車都扶不穩,我就坐立不安,根本睡不著覺?!?/p>

擔心孩子們上學路上的安全問題的,并不只有鄧麗萍。據牛欄洞教學點校長曾衛東介紹,這里有90多名學生,主要來自牛欄洞村和大東坑村。牛欄洞與學校相鄰,但另一個村的學生則要走45分鐘的山路才能到達學校?!耙宦飞隙际巧仙较缕?,危險性還是有的”,曾校長說,路上沒有任何標識,孩子們都是由年級較大的哥哥姐姐們帶著,三五成群上學。

無人監管,孩子直接開著電動車上路

沒有正確陪伴和引導的童年,讓很多孩子無力抵御來自外界的兇險,導致溺水、觸電、燒傷燙傷、車禍等意外事故頻發——唐勇輝、唐繼英等孩子所面臨的安全問題,也是當下全國600多萬留守兒童的困境。

孩子是祖國的未來。讓留守兒童少一份孤獨,遠離災難與兇險,不僅是父母和政府的責任,也需要社會各界的關注及幫助。

2019年9月7-8日,星河灣將攜手社區公益組織“星力量公益社”,啟動夢想星力量·連南留守兒童護航計劃,為留守在大山中的孩子送去陪伴與關愛。同時還將通過夢想星課堂的形式,提升留守兒童的安全意識和防護能力,讓他們在安全的環境和有愛的陪伴下健康成長。

我們希望通過向上的力量,賦予“留守”積極正面的含義,雖然父母不在身邊,但父母、社會給他們留下的是愛與希望。也希望我們的愛能讓留守的孩子們不再孤單;我們的關注,能助力他們安全健康成長,努力追求自己的夢想。

 

莒县| 姜堰| 德州| 河北石家庄| 湘潭| 上饶| 靖江| 陕西西安| 巴音郭楞| 山南| 玉林| 恩施| 百色| 章丘| 天长| 眉山| 如东| 桐城| 简阳| 姜堰| 台北| 滁州| 乌兰察布| 大庆| 忻州| 陕西西安| 德宏| 阿克苏| 百色| 南平| 巴彦淖尔市| 昆山| 海南| 张北| 永州| 寿光| 岳阳| 绍兴| 新泰| 来宾| 曲靖| 青州| 滕州| 邹平| 德州| 澄迈| 仙桃| 常德| 南通| 海拉尔| 衡水| 阳泉| 驻马店| 山西太原| 惠州| 黄南| 遂宁| 茂名| 芜湖| 仁怀| 新疆乌鲁木齐| 正定| 黄冈| 日土| 莒县| 泗洪| 海拉尔| 怀化| 陕西西安| 嘉兴| 曲靖| 德州| 广元| 鹤岗| 白山| 吴忠| 茂名| 青州| 广西南宁| 明港| 枣庄| 抚州| 日喀则| 建湖| 红河| 阿拉尔| 朔州| 遂宁| 永州| 金坛| 丹东| 甘南| 新乡| 启东| 广汉| 象山| 平潭| 大理| 德宏| 乐山| 广州| 南安| 阿里| 白银| 廊坊| 南京| 淮北| 乌兰察布| 定安| 淄博| 伊犁| 福建福州| 广饶| 渭南| 鹤岗| 大庆| 瑞安| 琼中| 靖江| 抚州| 日照| 博尔塔拉| 黄石| 慈溪| 九江| 济宁| 岳阳| 武夷山| 醴陵| 溧阳| 那曲| 石狮| 涿州| 上饶| 石河子| 象山| 崇左| 吉林长春| 潜江| 茂名| 宜昌| 宝应县| 韶关| 河北石家庄| 扬州| 新乡| 海西| 桓台| 曲靖| 宜宾| 郴州| 兴化| 海西| 宁波| 桐城| 深圳| 九江| 吉林| 莱州| 新沂| 昌吉| 四川成都| 龙口| 垦利| 禹州| 汕尾| 三门峡| 台中| 忻州| 建湖| 许昌| 酒泉| 黄山| 泰州| 清徐| 吴忠| 嘉峪关| 广饶| 淄博| 江西南昌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鸡西| 赣州| 云南昆明| 博尔塔拉| 巴中| 西双版纳| 龙岩| 石嘴山| 咸阳| 定州| 陕西西安| 宜都| 大理| 昭通| 昆山| 宜春| 东莞| 大庆| 巢湖| 宜宾| 张家界| 清徐| 大同| 揭阳| 新余| 莱州| 衡水| 台南| 柳州| 衢州| 安康| 防城港| 泰州| 巴彦淖尔市| 余姚| 云南昆明| 如东| 通辽| 海安| 临海| 双鸭山| 包头| 陵水| 海拉尔| 吉林长春| 仁寿| 烟台| 衡水| 沭阳| 楚雄| 天水| 天门| 呼伦贝尔| 亳州| 天门| 抚顺| 咸阳| 平顶山| 库尔勒| 遵义| 天长| 神木| 德宏| 乐清| 湛江| 连云港| 阿拉善盟| 神木| 锡林郭勒| 三亚| 仁寿| 许昌| 铁岭| 鸡西| 灵宝| 阿拉善盟| 中卫| 晋城| 甘孜| 河南郑州| 池州| 陇南| 昌吉| 宜春| 昆山| 乌兰察布| 滨州| 浙江杭州| 博尔塔拉| 郴州| 晋城| 阿坝| 宜昌| 黑龙江哈尔滨| 广安| 莱州| 定州| 大连| 江苏苏州| 恩施| 宜春| 聊城| 咸阳| 和县| 伊犁| 东阳| 阳江| 阿克苏| 安顺| 霍邱| 邵阳| 乳山| 安康| 天长| 武安| 德清| 醴陵| 石嘴山| 深圳|